你空口白牙的说不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啊

www.rf3788.com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两人一起走进去,云侯有意无意的说道:刚才皇帝跟我说,要让咱们家住进几个人来。你这一整修,正好是解决了许多问题,不过咱家人手还是少了点,地方也不算很大 云扬一听就知道

 
    两人一起走进去,云侯有意无意的说道:“刚才皇帝跟我说,要让咱们家住进几个人来。你这一整修,正好是解决了许多问题,不过……咱家人手还是少了点,地方也不算很大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一听就知道了怎么回事,还是装模作样故作姿态的问道:“谁要住进来?皇帝那家伙放到咱家的人,不会是来监视咱们爷们的吧?!咱们现在的实力,貌似已经超出了皇帝陛下的心理承受能力,他会安排点监视人手,不算多意外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云侯压低了嗓子,嘿然道:“你想得太多了,要来的人是皇长孙,不过他之所以会来咱们家,确实是看重了咱们爷们的强横实力,能够给那孩子多许多保障。”
 
    云扬哼哼一笑,然而心中却在发愁。
 
    接了他们来自然是可以做到的,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,接了人来之后,难免人多眼杂,自己现在失去了化身风云、演化诸相神通的能力,如何从众人面前悄然脱身,不留痕迹呢?
 
    两人并肩进入侯府,即时看到了一片热闹气相。
 
    冬天冷,春晚风,夏冰川,秋云山等四大纨绔,每人都带着自己的六个护卫,在训练自己的玄兽玩耍;嗯,冬天冷没玄兽,仅止于带着人来来回回梭巡,眼中神色分明就是不怀好意,气皮眼障。
 
    还有计灵犀和月如兰两女,则是面罩黑纱,在旁边远远的看着,仿佛是在看热闹。
 
    反倒是老梅和方墨非一个在花树下品茶,一个背着手,四下里打量,也不知道在打量些什么。
 
    “这些人……”云侯愣住了:“全都住在这里?难怪你之前说地方不够用,要是见天都这么弄,地方确实有点不够用”
 
    云扬见状亦是愣住了,很有些气急败坏的上前两步道:“我说你们四个给我消停点,现在仗都打完了,也没啥事儿了,你们几个还赖在我这里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老大,我们决定了!”
 
    四大公子一起转头,神色庄严肃穆:“我们几个全都不回家了,就留在您这里,跟着老大您一起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,编撰传奇,缔造传说!”
 
    云扬一下子愣住,好半天没缓过神来。
 
    “上次老大您跟我们说的话,真的是微言大义,发人深省,我们全都记在心里了,经过一番艰难的思想斗争之后,决定留下来,陪老大一路走下去!”
 
    冬天冷昂首挺胸,慷慨激烈:“我们不再做家族的蛀虫了!我们要拥有自己的事业!!”
 
    云扬面色怪异:“我看你们仅止于是不再做你们家族的蛀虫,全都跑到我这里来当蛀虫,是这个意思吗!?”
 
    “哎,老大您怎么能这么说。”秋云山上前,微笑:“我们愿意充当老大的左膀右臂,冲锋陷阵,所向披靡。勇者无惧……”
 
    “而且我们不但能干听话,还不要工钱,我们可懂事了。”冬天冷道:“甚至是老大手头实在不方便了,直接跟小弟们说一声,咱们立马就去弄钱去!想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我们的身手可不是这天唐城里所谓的高手能比的了,咱们也敢自称一句,咱是高手了!。”夏冰川摇头晃脑。
 
    “最最关键的是,我们打定主意就留在这里了。老大您赶也赶不走滴!”春晚风一锤定音。
 
    在云扬身后的云侯亦是愣了半天,忽而失笑:“那就这么着吧,我是没有意见的,挺好的!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自己径自回房休息去了。
 
    四人闻言齐齐大喜,有老大的老爹出面发话,这是不是比老大自己发话还要更有戏呢?!
 
    云扬又自愣半天,道:“好吧……那就留下来吧。”
 
    四人愈发的大喜过望,欢喜鼓舞,
 
    他们四人哪里知道,云扬心中其实早有打算,这四个货留下来,正好!
 
    之后会有许许多多的事情,光凭自己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。
 
    现在诸相神通尽是,九尊势力也不方便动用,有这几个家伙在这里帮手助力,不但可以转移注意力,用着也顺手,尤其是……有些时候还能扛着四大家族的招牌搞点事儿……
 
    当然,四人有一句大实话正契合当前,他们四个现在的真实战力,颇为可观,至少对于当前的天唐城而言,当真是名副其实的高手!
 
    “我先睡觉去。”云扬摆摆手,疲倦至极:“现在我是真累死了。你们自便吧……”
 
    云侯在房中听着外面的说话,嘴角勾起笑意。
 
    这是一帮多么可爱的年轻人……
 
    突然一念警醒,猛地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不对啊!
 
    云侯突然发现自己貌似遗忘了什么重大事情……
 
    一拍脑袋。
 
    “坏了!”
 
    云侯终于想起来了的,自己给皇帝陛下准备的钱,居然忘了给他……
 
    那么问题就来了。
 
    钱呢?
 
    云侯立即冲出去找云扬,只有这家伙才知道钱放到哪里!
 
    但是转了好几圈才发现……明明是在自己家里,自己居然找不到云扬在哪里了……
 
    这是什么道理?
 
    他不是说睡觉去了么?
 
    “老梅,云扬呢?”云侯问。
 
    老梅满脸难色:“不知道去哪里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侯一瞪眼,只感觉满心满身满眼的匪夷所思。
 
    老梅说他不知道云扬去哪里了?
 
    这怎么可能?
 
    您老哥可是云府的大总管,老爷问少爷去哪了,你空口白牙的说不知道,这根本就不可能啊!
 
    而他就这么说了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:他不想告诉自己。
 
    但是这更加不能理解了……
 
    老梅可是自己的心腹啊……
 
    他可是很知道,又或者说是最知道自己跟云扬关系的那个人哪!
 
    那……还是只有一个解释!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变节了?”云侯不可置信的问老梅。
 
    老梅一头黑线:“……”
 
    老爷,你敢不敢再狗血一点,我怎么就变节了,您老师当年就是这么教您遣词造句吗?!
 
    我没叛变……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hylsz.com/a/www_rf3788_comdenglu/20180507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